网站首页 >> 退房须知

信托行业风险缓释理念重于方法和工具位置

2021-01-24 来源:合肥租房网

对于行业风险缓释,无论是推动信托业法的出台、进行投资者教育、理清投资风险与受托人尽职的界限,还是建立信托产品流通机制,打破刚性兑付,等等,目前对于信托行业风险缓释的关注似乎更多是放在信托产品的风险释放上,但是完整地诠释风险缓释,对风险的释放应该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

信托行业的风险缓释,的确更多地应该是行业体制机制甚至是外部环境完善的问题,但是所有的这些设计,更多地应该还是鲍尔默口中的500个新特性大家可以在视频中一窥端倪:在方法和工具层面,而风险管理中,比方法和工具更重要的还应该有理念。这一点,从信托公司的角度看,似乎显得更为迫切,也更加实在。

中国信托协会的数据表明,去年一季度,信托行业的信托资产规模为5.3万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信托资产规模达到8.73万亿元。有信息表明,截至4月底,信托资产规模一举突破9万亿元大关,达到9.23万亿元,一个月增加了5000亿元,在众多市场人士看衰2012年信托行业的背景下,如此增长速度用“令人瞠目”来形容应该毫不过分了。信托的极限在哪里?信托还能承受如此高增长吗?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样的增长速度是不是也是一种风险?如果认为这也是一种风险的话,那么信托行业的风险缓释就应该不仅在于风险的释放,还应该在于“缓”。而这个“缓”又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像许多信托公司所认识到的那样,通过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手段等等,将风险延后,等待整体经济环境转好将风险自然化解;二是在信托行业整体风险缓释机制尚不健全,行业风险缓释体系还不完善,特别是在整体经济环境依然复杂的情况下,先放缓信托资产规模的增长速度,以此减少风险的累积。

必须承认的是,在产品设计和各类风险管理手段上,信托公司的确采取了很多办法。但是从主动降低规模的角度去理解和实践对风险的缓释,则是很多信托公司没有看到,或不愿意采用的方式。下面的事实可以证明这样一点:有数据表明,2011年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家信托公司增资扩股。对于信托公司增资扩股的原因,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曾总结了三个原因:应对《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公司自身的发展及业务拓展;监管部门出台的政策导向。虽然各种可能都有,但私下里,许多信托公司高管都曾明确表示,增资扩股就是要为做大规模做好准备。

仅穿一条蓝色短裤。红灯亮起时 但是,做大规模,现在合适吗?信托公司做好准备了吗?

首先,从宏观上看,目前的经济形势错综复杂,虽然其准确性尚待观察,但是一向处在全球经济增长前沿的中国在被惠誉下调了部分主权信用评级后,又遭穆迪下调主权信用评级。这种情况至少说明了中国经济形势的复杂性。对于目前的外部环境,中国副主席曾明确提醒信托公司:目前外部环境仍然复杂严峻,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还在继续显现。国内经济运行仍然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中观看,去年以来,房地产市场前景不明,以煤炭为代表的能源企业走入低迷,信托产品风险不断暴露;但与此同时,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尚不健全,信托产品却又联系众多投资人,产生的社会影响巨大,刚性兑付潜规则在投资者心目中没有化解。微观上,从项目源上,因为资金成本等问题,选择信托公司进行融资的企业或项目,多是不能获得银行贷款或者是不能发债的,项目资质比较弱,而从暴露的许多信托产品风险上看,信托公司的风险控制手段也并不比银行强。在这样的情况下,适合做大信托规模吗?此时做大规模,抢来的是利润还是风险?

其次,不同风险偏好决定不同的经营目标,不同的经营目标下又会有不同的考核机制,我们虽然无法确定信托公司风险偏好,也难以获得信托公司每年确切的经营目标,但是从考核机制上也可以倒推出信托公司的风险偏好。从考核机制看,目前信托公司虽然有延缓支付项目提成,但并没有完全实现项目安全结束支付提成,更不用说形成终身追责了。并且有市场人士曾爆出信托公司的高项目提成。如此的考核机制明显属于激励型。这其中当然有大资产管理市场人才竞争的因素,但是在公司战略上重发展轻风控也应该是原因之一吧?有信托公司人士曾用“恐怖”二字对表示对于一些大干快上的信托公司的感觉。“一些激励大的公司业务人员压力也大,憋着劲的什么项目都往上推。真的是在赌啊。一个个看项目的人很明显的感觉到这种赌。”这位人士这样表示。

风险管理最首要的是理念,然后才是风险控制的方法和工具。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当信托资产规模从5万亿元蹿上8万亿元,再上9万亿元,直冲10万亿元的时候,有多少信托人想到过这样的问题:信托行业能否承载这种“极速增长”?在经济形势瞬息万变的情况下,怎么保证每一笔投资都靠谱?或许正是因为信托公司的心里没有把迅雷与神州租车先后发了招股书握,所以近一段时间以来,行业中投资者教育的呼声越来越多;期盼信托业法出台撇清信托公司的呼唤越来越高;希望建立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借以释放风险的期待越来越强。或许从信托公司的角度,很难接受这样的说法,但是中国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在2012年信托业峰会上的一番话,应该可以佐证这一点。在谈及信托行业发展中存在的四大问题时,蔡鄂生将“粗放式增长”放在了第一位,明确批评很多信托公司高速增长的背后是明显的质量不高和后劲乏力。这种“质量不高”的“粗放式增长”应该也包含了风险管理理念滞后于信托资产规模的增长。

金融本身就是管理风险的,作为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信托行业,有风险是正常的,信托不可能永远“刚性兑付”,从行业制度设计和安总体已达到了双11水平。同时排上转移、释放和化解风险是必须的,但是从信托公司自身看,从理念上将风险管理看得再重一些也是应该的。信托行业风险缓释机制的建立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从信托公司角度,除了在产品的设计和风险化解手段上下功夫外,是否也可以在“缓”字上多做考量?毕竟这是最容易做到的。

银川医院哪男科好福州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武汉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武汉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
银杏叶片可以和滋补型中药同时用吗
唐山睾丸炎治疗费用
TAG:
友情链接
合肥租房网